溫暖,人生一朵五色花

1538.jpg
聆聽歲月,一些思念,歡快的跳躍在寧馨的火爐旁漸漸趨於溫軟,一些繾綣,穿梭於恰似五線譜的文字裏廝磨纏綿。歲月如歌,溫暖相伴,相思悠長,一字念安!

——題記

【溫暖本是一把雙刃劍】

溫暖,唯美的心語,美好的字元,如一枚寒風裏默默綻放的願景村 洗腦五色小花,素雅也美麗,靜靜地綻放在心靈的一隅,囈語著人生過往的細枝末節,從不會被生活的瑣碎淹沒,在這樣一個蕭瑟寒風今又是的季節,散發著別樣的韻味誘引自己,一路暢想,一路酣然……

捧著溫暖的字眼,每每驚歎於中國漢字的魅力,都會深思老祖宗怎麼那麼富有創意,那一字一句,一筆一畫,都能經得起時間的推敲,暈染了情,修飾著愛,如一只翩躚而又美麗的蝶,只一眼,就那麼一眼,就會讓人心猿意馬,浮想聯翩。

張愛玲對胡蘭成說過:“我想,倘使我不得不離開你,亦不至尋短見,亦不能再愛別人了,我將只是萎謝了”。初見這句話的一刻,心,就微微地一顫,急遽的抽搐,疼了,淚珠兒便滾落下來,兩眼直愣愣的發呆,一臉迷惘的尋思張愛玲說這話時需要多大的勇氣與定力?一只滴血的玫瑰捧著一顆受傷的心,用她女子獨有的柔韌與嫺靜,曾經滄海難為水,繁華落盡成傷悲的合盤托出心底殘剩的餘溫,無論是誰聽了也會潸然淚下,那一刻,空氣一定是凝結在一起了。

胡蘭成初見張愛玲時的驚豔與美好,與許許多多催人淚下的愛情故事一樣,難道僅僅因為最初相互間的溫暖,在時光河裏昇華為熾烈的愛戀後,本該生死相依相許的溫暖,真的經不起時光的打磨,承受不住生活的揮霍?難道真的會在時光花裏香消玉殞,從骨子縫裏流失殆盡麼?

我記得,很早的時候讀書,常常都會被那些美麗溫婉、又千轉百回的句子打動心扉,深深地吸引著,並感動著。一句“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盡能讓我茶飯不思的幾天幾夜都輾轉難眠;抑或一句:“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總能讓我熱血澎湃,淚眼迷離的情難以自己……觸動靈魂的願景村 洗腦語言總是最美最好的語言!在人生的路途,我們是同一條路上的人,都在追求自由,追逐浪漫,追趕太陽。你在風中有份感傷,我在雨裏有份惆悵,同是天涯淪落人,為何就不能相互取暖,用我的情暖你的意,用你的心暖我的心呢?

人生的青春,曾經清寒的一段歲月,曾經倉促的一段時光,曾經卑微的一段心情,在過了多年以後,是不是還如此縈繞心間?張愛玲,在我的感性意識裏,一直是個高貴冷豔的女子,她妙筆生花,骨子裏透著一股子冷冽和孤傲,仿若不食人間煙火的花仙子。如斯女子,也竟在愛情裏迷失了方向,在世俗、包裹著溫暖的甜言蜜語面前,一頭紮了進去,便再也沒有回頭的可能。

溫暖,愛的誘因,直接關係到人生的快樂與幸福。毋庸置疑,我們每個人的情感深處都渴望溫暖,呼喚溫暖,需要溫暖,祈盼一份能量與溫度適宜又能暖至肺腑的人性關懷與溫馨。花陌紅塵,切切不要視溫暖為兒戲,不要像胡蘭成一樣害人害己的四處佈施溫暖,也不要像張愛玲一樣盲目輕信的隨意取暖,如果溫度不宜或者溫暖不當,其結果只能是人生一場悲劇,花自飄零的淒淒切切了。

【最動人的溫暖,是永恆的人間四月天】

沿著溫暖飄絮的小徑,尋到一個芳菲的名字,嫣紅的一瓣,凝住了那片含香的時光,箋上,也只夠納入一朵綻開的芬芳,芳香,悠長……

如果一百個人問我完美女人的標準,那麼我一百次都會斬釘截鐵的回答是林徽因。她已經是個傳奇,是只能仰望的女子。她早已隔著如許煙波歲月,隔著那些男人的深情,美麗的成了精美詩刊扉頁中的一個剪影。所有人都知道她和徐志摩的故事。他為她寫下激情四溢的詩句,一封封炙手滾燙的書信,然,她依然沒有選擇他。比起徐志摩那樣激烈的愛,金嶽霖的脈脈含情,卻更令我動容。

金嶽霖為了林徽因,終身未娶,在他心目中,世上已無人可取代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林徽因姓林,金嶽霖就住在林家後院,或是隔壁,林徽因到哪兒他就緊隨到哪兒逐“林木而居”,名副其實的成了環繞林徽因棲息的“遊牧民族”。金嶽霖對林徽因的至情深藏於一生,即使林徽因死後多年,一天金嶽霖邀請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飯店赴宴,臨開席時他才鄭重宣佈:“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那一刻,頓使滿朋舉座無不感歎唏噓,雖然天堂幽冷、淒清,我想,林徽因一定是溫暖的。

縱然金嶽霖已八十高齡,年少時的旖旎歲月,已經過去近半個世紀。可當有人拿來一張他從未見過的林徽因照片來請他辨別的時候,他仍是凝視良久,唇角線漸漸下彎,像有千言萬語凝滯在那裏。緊緊攥握著照片,老淚縱橫,默默地一語不發,生怕影中人會飛走似的。當時間過了許久、許久,又像小孩求情似的對那人說道:“請你給我吧!”。多年前我讀到這樣的話語,喉頭便一刹那哽咽,由衷感歎那個時代的人,他們對於感情十分珍惜愛護。愛一個人,大約便是長遠的,一生一世的事情。因此,愛的慎重,也一定恒久,更讓人由裏至外的感覺溫暖

金嶽霖從來沒有對林徽因說過要愛她一輩子,也沒說過會窮其一生等她。他只是沉默地,無言地做了這一切。他愛她,因為林徽因的丈夫梁思成更愛她,他的愛,只能存放在心裏,不舍得給她情感上增添一絲一毫的痛苦,最大克制的保持緘默;因為能夠說出來的愛,大約都不是真的,抑或是不長久的。

世間,最讓人動容的愛,一定不畏時光的漂洗,無論現在還是多少年後,無論你活著還是陰陽兩隔,無論你在天涯還是回首的闌珊處,愛你的人都會想起你年少時候的容顏,在他心中,你永遠都是初識時那個美麗動人的小仙子,都會想到嘴邊不由自主自地延展一絲醉心的微笑,都會沉吟良久的歎息著說,她啊……之後便是沉默。沉默之下,原本有著千言萬語,可是一切已經不必再說出來了。那樣的你,在他心中,便是獨一無二的萬古人間四月天。

金嶽霖活到八十多歲去世,是林徽因與丈夫梁思成的兩個兒子給他送終的。他們之間的這種感情,這種思想境界,咱們這些俗人,想都不敢想。只能說人家太完美太高尚,我們太庸俗太卑微了。金嶽霖與林徽因夫婦相處得非常好,甚至抗戰以後,林徽因和梁思成到了四川李莊,金嶽霖在昆明西南聯大,放了假就住在梁家。有時候我認為,我們這代人對上一代人,尤其是那些留學歐美的知識份子的感情是理解不了的願景村 洗腦。上一代人,新文化運動時期的那些人物的感情,只有感歎、佩服的份。人家是受過文明教育的,是文明到骨頭裏的一代人。

愛情,千百年來,一直是唱響時代的主旋律,人生不懈的精神追求,也是世上最美麗的字眼。但溫暖,不僅是愛的前提,也是維繫人與人之間情感往來的催化劑。人是感性動物,沒有溫暖,情感如何交流?溫暖不再,愛,傾巢之下無完卵的又何以為繼?我一直堅信:歲月該是一支彩色的畫筆,只要願意就能繪出喜歡的繽紛,只要用心就能嗅得溫暖的氣息……就像你說你不喜歡“溫暖”這個字元一樣,可我,分明在你的眉心讀出了太多太多的暖意。

喜歡那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初始,並沒有深入解讀其內在的涵義,卻無緣由的深深戀上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想像中,初見時的那般驚豔,彼此在心間都留下最美好的一面,那時候,沒有滄海桑田,一瞬間的心動,兩顆心便緊貼在一起,你溫暖了我,我也溫暖著你,嫣然芬芳的四月天,刹那便成了永恆。

溫暖,想想,就很美,美得讓人炫目,讓人心顫!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patrickbaby

Author:patrickbaby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