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房子閃著光


外婆家的紅房子日漸顯出老態,紅磚像蛇蛻皮般一層一層剝落下來。每天早晨,在牆體下都能掃出一堆即將化為灰燼的殘骸,好比人雪纖瘦投訴走向歲月的盡頭,銀絲掉得稀稀落落,牙齒也只剩下幾顆勉強撐撐臉。

雖然這幢年邁的紅房子沒有華麗的外表,不能和小洋房、闊別墅相提並論,但是它在我心中一直都處於別物無法企及的地位,沒有任何瑪花纖體的投诉奇珍異寶可以與之相媲美。它一直閃著光,照亮著以往的歲月,溫暖著此時此刻我的心靈。

紅房子總是如此安靜地,與世無爭地安落在村子的最不起眼的地方,沒有水泥馬路從門前穿過,沒有池塘傍著,有的只是一顆大而壯的植髮失敗楊樹,像位慈愛的母親,為它遮風避雨,播撒陰涼。

先替紅房子起個簡單的名字吧,不如就叫紅。紅卻不孤單,她的前後左右都有各式各樣的老房子。其中一幢是以前地主家的大房子,擁有花雕的磚瓦,木質鏤空的窗櫺,緊閉沉重的鐵門。只是尚且有人跡的只剩下後面的那幢老房子鐘點家務助理了。於是很自然的,紅是它最好的朋友,我與外婆也成了它的常客。

紅總是通情達理的。夏天燥熱,紅偏偏涼的很;冬季嚴寒,紅卻像個大大的懷抱,溫暖著裏面的人。可是由於地形或者其他的原因,紅總是濕漉漉的,難免會造成令人壓抑的苦悶。尤其是在梅雨時節,淫雨霏霏,淅淅瀝瀝,下個沒完沒了。紅對於這種情況總是無可奈何的,家裏的衣櫃,桌子,木板床都會漸漸染上一種潮氣,難聞的很。每每拿出一件換洗的衣服,卻也沾著一股黴氣,套在身上,感覺整個人都發黴了。

夏天的紅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狀態。一種乾燥,另一種潮濕。乾燥處在秋老虎時節,那時候,太陽最毒,氣溫最高,地面上的水汽被蒸發殆盡。潮濕佔據了夏季大部分時間,雖然有時讓人糟心,卻有著別樣的樂趣與優勢。那段時間,最愛打著赤腳踩在冒著汗的地面上,貪那從腳掌上升到全身的涼意,那是比吃冰棍還要來的猛烈而快意的涼。

秋天是最令人舒心的季節。紅會在秋天呈現出最乾淨、爽朗的一面。秋風瑟瑟,帶走地表的濕潤,帶走一季夏天的燥熱與疲乏。紅便綻放出燦爛的微笑,仿佛要笑出花兒來。秋高氣爽,秋風颯爽。一件單薄的襯衫,在秋風中揚起澀澀的笑臉。秋天最瘋狂,迎著秋風奔跑在刈完稻子的田野,腳下踩著鬆軟的帶著土腥味的泥土,白色的天空透著亮光。揚起的塑膠袋,五顏六色,歡騰在空中,驀地降落於某家屋頂,便不住地歡呼著,驚喜地瞪著雙小眼睛。

冬季,紅給我留下的印象是安穩,溫暖的。不管北風刮得多麼賣力,不論屋外冰凍三尺與否,只要靜靜的呆在屋子裏,便可以享受到溫暖與愜意。特別冷的時候,我和外婆,另有一個小孩子,坐在電視機前,悠哉的嗑著香瓜子,嗑到嘴巴上火,皮也破了,方肯甘休。下過凍雨之後,或者一場大雪過後,我是捱不住的,就算天性十分的懶惰,也要去嚴寒之中探個究竟。在有坡度的地面,牽著弟弟的手,滑著冰玩兒。那是不怕疼的年紀,摔了無數次屁股,毫不痛惜地爬起來無數次。幾天之後,耳垂又癢又痛,臉頰紅得像棗子,原來是凍傷了。

楊樹現在也呈現出老態,它的皮膚越來越粗糙,長出了許多分支,根部如駝背一般拱起,將一旁的水泥也給擠破了。紅房子被翻新,此時的它似乎正值壯年,還能再活幾十年,只是它的模樣在沒有了原來的古舊,散發不出彌久的醇香。

記憶中的紅房子,還在閃著光,照亮了許多孩子的生命,照亮了我的童年與少年,並將一直照耀著我往後的人生。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patrickbaby

Author:patrickbaby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