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盆裏的田園

1517.jpg
十月,從故鄉回家,故鄉的田園風光一直縈繞在腦際,鉤沉起許多兒時的記憶。那些朦朦朧朧的記憶,像泛黃的舊照片一樣,一張張地浮現;又像散亂的葉片,有些似曾相識,有些如同昨日。

真想讓時光倒流,回到曾經浸泡在故鄉田園的時空,盡管那時的歲月有些酸楚。可是人生沒有回頭箭,既然出發了,就不可能回到起點。年輕時血氣方剛、精力充沛,只知道一直往前看,未曾回首看看走過的腳印是曲是直,更不會理會像撲克牌一樣隨隨便便甩出去的牛欄牌問題奶粉日子。

年紀慢慢大了,在人生的麥田裏,既看到了飽滿的穗頭,也看到了幹癟的穗頭,對未來的熱情也在逐漸降溫。這時候,就像薑育恒唱的那首歌,“再回首,雲遮斷歸途……”人開始依靠記憶來過活。

在記憶深處,田園是最美好的鏡頭,它是動態的,而不是靜態的。落寞的時候,思緒會情不自禁地打開記憶的開關,帶著疲憊的我,信馬由韁地遊走在田園之間,掠去心頭的浮躁,洗淨身心的塵垢,脫胎換骨一樣煥發活力。

剛剛落座,十歲的兒子笑嘻嘻地湊過來說,花盆有顆種子發了芽。我湊過去一看,是他埋進去的苦瓜籽發芽了。

在我吃過的所有蔬菜中,苦瓜是最特別的,它的特別就是苦。第一次吃苦瓜,全家人都拿出了很大的勇氣,盡管如此,一根苦瓜,還是被遺棄了大部分。心想這一輩子,再也不會吃一丁點苦瓜了。可是,越是想拒之千裏的,越是難以忘卻。苦瓜的苦澀之後,卻是難以言喻的回味。那苦澀從舌根滲出,慢慢地彌漫味蕾,之後縈繞心頭,揮之不去。於是,又鼓起勇氣買了幾根,沒想到這次之後,一家人都喜愛上了這比黃連還要難以下咽的苦瓜。

這顆苦瓜種子就是在某次享受苦瓜的特別滋味之後留下來的。兒子說要在花盆裏種苦瓜,可是我不知道能不能發芽。不好冷了孩子的好奇心,就讓他先曬幹種子,之後下種。沒想到種子竟然發芽了,盡管很多種子就發了這一顆,就這已經超出了我的希望。兒子歡喜萬分,奔走相告,給家裏的每一個人報告這個喜訊。

去年,他種植了一棵金瓜,也是種在花盆裏。那棵金瓜在陽臺隨意生長,只開花不結果。我除去了多餘的枝條,最後結了一個兩個拳頭大的小金瓜。兒子見人就誇耀那是他種植的牛栏奶粉2013最新事件金瓜,可是從來不給它澆水。等小金瓜熟透後,我拿它做湯,翠綠是外皮裏面是金色的瓤。每吃幾口,兒子就會喜形於色問大家,他種的金瓜好吃不好吃。

之後,他在花盆裏種植了辣椒,密密麻麻的辣椒掛滿了枝頭。看著自己的種植一次次地有收獲,他種植農作物的興致越來越高了。

苦瓜的秧子細細的,很瘦,鴨掌形的葉子、金黃色的小花、鋼絲一樣的觸須。它被安放在餐廳的窗臺上,娉娉婷婷,宛若小家碧玉。尤其是它的觸須,就像小手,隨風揮舞,好像要與你牽手一樣。這小小的苦瓜,讓人不由地想起一架架苦瓜,以及那年在河西走廊看到的一望無際的麥田、一峰峰駱駝、一段段長城……

家中還有一棵石榴,每年都要結幾個果實。春天樹上掛滿了紅紅的花朵,秋季便結下小燈籠一樣的果實。客人到家,總會被石榴樹吸引,懷疑地看看是不是真果實,當看清是真果實後,很是驚訝。於是,摘下開裂的石榴,與客人分享,聽到客人由衷的贊美,心中自然欣然。

源於中國的盆景是濃縮的田園,它以植物和山石為基本材料,在盆內表現自然景觀,被譽為“立體的畫”和“無聲的詩”.據考證,盆景起源於唐朝之前,成熟與宋代,盛行於日本。

對於盆景,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最著名的當數龔自珍的《病梅館記》,老先生愚頑得可愛,痛扁盆景藝人之後,還說:“予購三百盆,皆病者,無一完者。既泣之三日,乃誓療之。”不知道老先生是真做了一回醫梅郎中,還是指桑罵槐、針砭時政而已。

盆景只不過是寄托人性情的一種玩物,並沒有龔自珍老先生說的那麼厭惡。作為知識分子,他明明知道盆景是沒有錯的,可是他卻說它錯了,而且錯到骨子裏了。這就是古今文人墨客的耳鳴可愛之處,他們不是“不識廬山真面目”,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古人總結人最大的追求有三:功、德、言。實現這三個追求的道路,一是搞政治,二是著書立說,三是廣收門徒。作為文人,無非也是在悲天憫人,背負人倫教化之責。當然,這種醉翁之意若是遇上政治肅清,不是嘡啷入獄,就是人頭落地。盡管如此,文人依然我行我素,真是“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一副大無畏的英雄氣概。一個時代,若是沒有了文人的“百家爭鳴”,那一定會“萬馬齊喑”的。

有個紀錄片,講的是一戶阿拉伯人馱著現摘的蜜棗,十多天餐風露宿,穿越沙漠,為的是抵達海邊,換取魚幹。看著紀錄片,蜜棗和魚幹的滋味在我的舌尖不停地跳躍,直到眼角滲出五味雜陳的淚水。

多麼想自己也有一棵蜜棗樹。母親去了沙特阿拉伯,朝覲回來時帶來了伊拉克蜜棗。兒子又將棗核埋在了花盆,那顆棗核發芽了。端詳著小火苗一樣的蜜棗苗,腦海裏浮現起了碩果累累的蜜棗樹……

客居城市,雖然花盆裏的田園很小,但是它依然讓人心曠神怡。

朝花不拾

0610.jpg
望著這紙醉迷金的城市,走在繁華的街道,忽然發現,這卻沒有一處是屬於我。我所擁有的,只是如行屍走肉般的軀體,來來回回的出現在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城市裏。

--題記

繁忙的腳步停留在物欲繁華的都市上空,一個人站在天橋上,看著川流不息的車輛和行人,眺望遠處落魄的夕陽,這季節的風,迎面吹來,有幾許的涼意。那不絕的嘈雜聲刺入耳中,擾亂了平靜的心,陣陣浮想出現在腦海中。

前幾日,告訴幾個朋友,我在網站發表幾篇文章,本想他們會十分欣喜的祝賀我的,結果他們卻異口同聲的問道“給你多少稿酬?”呵呵,多少稿酬?!或許我可以理解他們,在這個日新月異的競爭社會裏,處處都有權錢交易,每一天都要面對各種壓力,想要生存下去,或許就不得不要考慮錢的康和堂問題!

無限上漲的物價,徘徊不前的工資,不斷升值的房價,高昂的生活消費,難以就業的壓力等等,我不知道還有多少人還在堅持著曾經所懷揣的城市美夢,還在相信著最初的夢。我看到的不是在奮進,而是在沉淪,沉淪在紙醉迷金的都市生活裏,沉淪在浮華的歌聲豔舞裏。有些人整天忙著各種顧不暇接的應酬,有些人整天庸庸碌碌的來來去去。這都市的生活太過美麗,太有誘惑,以至於讓人迷失了鬥志,助增了貪欲。

一個人走在街邊,看著來往的行人,各種雜亂的廣告牌。他們面無表情,太麻木,麻木的讓我感覺不到有一絲的生氣。

在大街上,在校園裏,在吃飯時,睡覺時,甚至在廁所裏,我們都能看到手裏玩著各種各樣的手機,我不得不承認,在今天信息時代下,我們生活受到信息的影響很大,它的的確確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不少的方便。但是,卻讓人們的距離也會越來越遠。曾經看到一句改編的很經典話“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們兩個人坐在一起,卻各自玩著各自的手機。”這個世界上最大的默契,或許就是我們都在玩著手機,沒有一句話。我不敢去想象將來的某一天,人類會不會進化到不會說話了,只會靠手指來交流。

人們在享受手機帶來的方便同時,早已忽略了它的危害。以至於近年來,千奇百怪的疾病和死亡案例層出不窮,這讓十分發達的現代醫療技術也束手莫測。我們每天以各種形式的方式接收手機的輻射和各種生命危險的考驗。

我該說些什麼呢?本該是年少活潑的年輕人卻是萎靡不振;本該是鬥志昂揚的少年花季卻是茫然失落。那朗朗書聲的校園裏,或許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學生應該是坐在教室裏,卻沉淪在虛擬的遊戲世界裏,恬不知恥,樂此不疲。

很多人都期待的大學生生活,渴望在大學裏能夠一展宏圖的康婷清脂素夢想,結果卻是被這樣一代一代感染下去,他們就像病毒一樣,傳播速度讓你大跌眼鏡,擴散範圍讓你不敢想象,無論在各種本科還是專科;無論在大一還是大四,不思進取,伏在電腦桌前;成天呆在宿舍裏,躺在被窩裏,做著各種白日夢。談笑風生的他們不是討論學習,而是各種遊戲玩法;華麗奢侈的著裝不是參加比賽面試,而是穿梭於約會歌廳酒吧。

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忘記臨行前父母的千叮嚀萬囑咐,“在學校裏要好好學習,要吃飽飯,別餓到了,沒錢就打電話……”.那一答應一個好的孩子,或許當他們坐在酒桌前,在親密的拉著手時,在吆三喝五的歡呼時,在忘乎所以的玩著遊戲時,早已把父母的這些話拋諸於腦後了吧。

來自農村的孩子,為了所謂的面子,大筆大筆的花著,向城市的孩子看齊,只為了不被人歧視。口裏喊著“高富帥”,心裏想著“白富美”,滿口的網絡詞語,飄飄乎的忘記了自我。每個月的電話費幾十幾百的,通話記錄裏不是父母的號碼,而是所謂的情人、朋友。可孰不知他們是多麼的可悲可歎!真正愛他們的被忽略,或許他們不明白人生最大的痛莫過於“子欲孝而親不在”,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於“等到真正失去時才明白親情可貴”.

城市的孩子,自以為是高人一等,可他們卻悲哀的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為了那幾分錢的利益而喋喋不休;為了一點工資而加班加點還要備受老板的鄙棄眼神和粗俗話語的責批。每天還要斤斤計較的關注著政府的拆遷事項,高額的房貸任務等等。

其實,人本該沒有差距的,只是現實世界讓我們不得不去自我增加壓力。我們每一個人都承受著壓力,面對名利金錢的誘惑,絞盡腦汁的勾心鬥角,費盡心思的考試證明。我在想,為何我們不走出都市,感受外界的寧靜。

星空夜下,路燈昏暗,一個人走在寬闊的時尚女裝網馬路上,依稀能遇到幾輛疾駛的車輛從耳邊呼嘯而過,或是不屑,或是無語。我只是邁著腳步在漫無目的的走著,不知走向何方!

那麼我呢?是否還會堅持心中的世界:坐在圖書館看看書,躺在草坪上仰望星空,站在街頭天橋眺望遠方,趴在書桌前寫幾篇文章……

我真的不會被這浮華所迷惑嗎?我也開始疑惑了。我想這或許大概應該會是吧。
自我介绍

patrickbaby

Author:patrickbaby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