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山遍野地美麗芬芳



優雅於世,我用不語漠視這塵世的俗套.文字,成了我與心靈溝通的默契,看得見的,看不見的,看透了,微微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一切終將歸於寂靜,何須你我聒噪.在文字中游走,聽雨,撒一把相思的淚,天涯何處是歸人?聽風,拽一把來自故鄉的風,莫名的心悸,卻一笑而過.原來,我不屬於任何的憂傷,生命於我,是生生不息的自信,那些話,那些微笑,無人問鼎,就安放在文字裏,細細地雕琢,終會煆打成一首精緻的小詩,無需華麗的詞澡,無需優美的韻律,嚼著嚼著,自會齒頰生香.

在文字中游走,遇見你,是一首清新素淨的小令,來不及讀懂,你已遠去.於是,我的世界裏,總會有白衣飄飄的幻象,就象一幅縹緲的背景,前塵往事,更換了多少內容,你依舊是最底層的那一幕,無法清淅也無法褪去.

思念叩痛了心扉,我終於粘染了江南女子的風情萬種,原來相思的女子最溫柔.故事綿遠悠長卻簡單得毫無章節,你就是一段被我孤獨地鎖在記憶裏的初稿,那些稚嫩的情感,輪回了多少的季節之後,仿佛依舊觸手可及.

流年裏有了些思念,我的文字才別樣的多彩,那些心痛,在我的微笑裏,隨淚而風乾.又想起煙雨中的江南,那座小鎮,在心裏有了濕漉漉的感覺,我的文字,也從此變得溫軟而多情,因為那個白衣少年在文字中游走,我續下了另一個結局,如果來得及,在那片潔白優雅的花海中,我手捧野菊花等你,你會不會,依舊白衣飄飄地前來,邀我.

不等你回答,我已微笑如初,生活裏沒有如果.有那麼一個人,可以不聯繫,不打擾,只是靜靜地思念,默默的牽掛,衷心地祝福,此情依然,可待美好!幸福就是我願微笑化蝶,沾在你白衣的肩上,只給你美麗,不添你沉重.

聆聽叢林


那天,我獨自去了靈隱,其實,去靈隱的目的Maggie Beauty好唔好,並不是為了燃一柱幽幽的佛香,以求得神靈的庇護,也不是為了念一句虔誠的禱願,要找回前世的根緣。只想,真的只想,在這蓬勃的季節,呼吸雨後初霽的自然蒸騰的水氣,沐浴滿目蔥榮的叢林釋放的清新。

道路上殘存著夜雨的濕度,枝葉上還Maggie Beauty好唔好掛著意猶未盡的雨滴,讓人分明感受到了那場夜雨的氣息,想必那場雨有點大,想必穿透了黑夜籠罩下的所有生命,那樣的磅礴,那樣的淅瀝。

喬木和野草像是剛醒來的一群孩子,探頭探腦地打聽著雨後的朝霞該何時現身。那些淡黃的、粉紅的、微紫的、雪白的花兒,或大或小,或遠或Maggie Beauty好唔好近,珍珠般撒落在草叢裏。一只松鼠從草叢裏竄出,惹得周圍的野草一陣驚慌,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響,小松鼠很是機警,它看到了我,把我對它的一個微笑,一個友善的招呼,誤以為是不懷好意的攻擊,眼睛裏透著驚恐,調轉頭一溜煙地消失在草叢裏,很快,松枝上就有瑟瑟的動靜,那只松鼠早就蹭上了樹叉,忽閃的眼神又多了一些狡黠與好奇。

草本的、藤本的、木本的植物,是這個季節裏充滿生Domestic Helper機的浪漫主題。我崇尚自然,就像崇尚無所不能的神靈,我衷情生命,就像衷情前世今生的情緣。真想把心情寄放在叢林裏,伴隨叢林伴隨綠葉一起搖曳一起顫動,然後還原成裝滿風的空氣,化作天邊的雲彩,化作染綠生命的雨季。

太陽悄悄地爬上了樹梢,我在枝葉的逢隙裏看到了她的身影,在路邊的空地我停住腳步,神情專注像虔誠的朝聖者,朝拜我的藍天,我的白雲,我的永恆崇敬的太陽之神。雨後的朝陽燦爛而紅豔,像剛出生的嬰兒的鮮嫩的臉,你可以久久地注視她,她絕不會拿鋒利的光芒來灼傷你的眼睛。遠山似乎離我近了些,天空顯得更加的藍,七月的巧雲擺弄著各種優美的形姿,朝著東邊太陽的方向緩緩地前行,那是一朵朵抒然飄逸的潔白,更是一個個莊嚴神聖的追尋。在藍天下我以聖潔的名義預訂晴朗的心情,我對太陽說,就讓我成為不泯的光焰吧,讓我描繪朝霞的瑰麗,黃昏的金影。

我以閑漫的節拍感受這一路濕潤芳香的氣息,我把滿目的翠綠一幀幀一頻頻收入眼底,植入周身每一個充滿感動的細胞裏。我讀著茂林斑斕靈性的脈絡,讀著生命透綠透香的紋理,真的就有了一種衝動,想揮毫潑墨成就一幅絕妙的水墨丹青,佈局是你我曾經憶起過的意境,神韻是我們共同的爽朗的心情。

偌大的一片楠竹林,在不經意間,就進入到了我的視野裏,在竹濤的感召下我走向竹林深處。

紅房子閃著光


外婆家的紅房子日漸顯出老態,紅磚像蛇蛻皮般一層一層剝落下來。每天早晨,在牆體下都能掃出一堆即將化為灰燼的殘骸,好比人雪纖瘦投訴走向歲月的盡頭,銀絲掉得稀稀落落,牙齒也只剩下幾顆勉強撐撐臉。

雖然這幢年邁的紅房子沒有華麗的外表,不能和小洋房、闊別墅相提並論,但是它在我心中一直都處於別物無法企及的地位,沒有任何瑪花纖體的投诉奇珍異寶可以與之相媲美。它一直閃著光,照亮著以往的歲月,溫暖著此時此刻我的心靈。

紅房子總是如此安靜地,與世無爭地安落在村子的最不起眼的地方,沒有水泥馬路從門前穿過,沒有池塘傍著,有的只是一顆大而壯的植髮失敗楊樹,像位慈愛的母親,為它遮風避雨,播撒陰涼。

先替紅房子起個簡單的名字吧,不如就叫紅。紅卻不孤單,她的前後左右都有各式各樣的老房子。其中一幢是以前地主家的大房子,擁有花雕的磚瓦,木質鏤空的窗櫺,緊閉沉重的鐵門。只是尚且有人跡的只剩下後面的那幢老房子鐘點家務助理了。於是很自然的,紅是它最好的朋友,我與外婆也成了它的常客。

紅總是通情達理的。夏天燥熱,紅偏偏涼的很;冬季嚴寒,紅卻像個大大的懷抱,溫暖著裏面的人。可是由於地形或者其他的原因,紅總是濕漉漉的,難免會造成令人壓抑的苦悶。尤其是在梅雨時節,淫雨霏霏,淅淅瀝瀝,下個沒完沒了。紅對於這種情況總是無可奈何的,家裏的衣櫃,桌子,木板床都會漸漸染上一種潮氣,難聞的很。每每拿出一件換洗的衣服,卻也沾著一股黴氣,套在身上,感覺整個人都發黴了。

夏天的紅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狀態。一種乾燥,另一種潮濕。乾燥處在秋老虎時節,那時候,太陽最毒,氣溫最高,地面上的水汽被蒸發殆盡。潮濕佔據了夏季大部分時間,雖然有時讓人糟心,卻有著別樣的樂趣與優勢。那段時間,最愛打著赤腳踩在冒著汗的地面上,貪那從腳掌上升到全身的涼意,那是比吃冰棍還要來的猛烈而快意的涼。

秋天是最令人舒心的季節。紅會在秋天呈現出最乾淨、爽朗的一面。秋風瑟瑟,帶走地表的濕潤,帶走一季夏天的燥熱與疲乏。紅便綻放出燦爛的微笑,仿佛要笑出花兒來。秋高氣爽,秋風颯爽。一件單薄的襯衫,在秋風中揚起澀澀的笑臉。秋天最瘋狂,迎著秋風奔跑在刈完稻子的田野,腳下踩著鬆軟的帶著土腥味的泥土,白色的天空透著亮光。揚起的塑膠袋,五顏六色,歡騰在空中,驀地降落於某家屋頂,便不住地歡呼著,驚喜地瞪著雙小眼睛。

冬季,紅給我留下的印象是安穩,溫暖的。不管北風刮得多麼賣力,不論屋外冰凍三尺與否,只要靜靜的呆在屋子裏,便可以享受到溫暖與愜意。特別冷的時候,我和外婆,另有一個小孩子,坐在電視機前,悠哉的嗑著香瓜子,嗑到嘴巴上火,皮也破了,方肯甘休。下過凍雨之後,或者一場大雪過後,我是捱不住的,就算天性十分的懶惰,也要去嚴寒之中探個究竟。在有坡度的地面,牽著弟弟的手,滑著冰玩兒。那是不怕疼的年紀,摔了無數次屁股,毫不痛惜地爬起來無數次。幾天之後,耳垂又癢又痛,臉頰紅得像棗子,原來是凍傷了。

楊樹現在也呈現出老態,它的皮膚越來越粗糙,長出了許多分支,根部如駝背一般拱起,將一旁的水泥也給擠破了。紅房子被翻新,此時的它似乎正值壯年,還能再活幾十年,只是它的模樣在沒有了原來的古舊,散發不出彌久的醇香。

記憶中的紅房子,還在閃著光,照亮了許多孩子的生命,照亮了我的童年與少年,並將一直照耀著我往後的人生。

那個明媚午後


那年,我們十六,可能是緣分,上天讓我們相遇。驕陽似火,大汗淋漓,清一色的軍訓服下露出我們稚嫩黝黑的臉龐。一陣清爽的涼瑪花纖體有效嗎風,就會讓我們喜笑顏開,頓時就忘記了剛才還積蓄於心的那份憂傷。我們零星的散落在操場的角落裏,那暢談的笑語劃破了黑夜的星光。我們的心情不會因燥熱的天氣而損耗,依舊是那麼堅強,不服輸的精神已深深烙印在了青春這沒有硝煙的戰場。

我們買了幾件一模一樣的T恤,相約好在同一植髮失敗天穿上。一起走在去餐廳的路上,引來了無數異樣的眼光,我們只是傻傻的笑著。在操場上奔跑,累了就躺在草坪上,說著自己心中那神聖的夢想。你說我單純善良,我說我們其實都一樣。

那年,我們十七,我們依舊陽光。遲到的我們被罰做俯臥撐,你還笑的那麼閃亮。我們翻牆而越,掙脫了這束縛的牢房,只為你心瑪花纖體價格愛的姑娘買盒口香糖。

浪漫的情人節,你向你暗戀已久的女神表白,失敗的你喝的爛醉,我說你何必癡情,你說我不懂愛情,我嘲笑你是癩蛤蟆站在懸崖上,愣裝僱傭蝙蝠俠,你何必勉強,不要忘了自己頭上也有光芒。剛放學的我們甩掉襯衫,抱起籃球就向操場上跑,技術不成熟的我們依然樂此不彼。風吹亂了你帥氣的髮型,你瀟灑的用手整理一番,整個過程是那麼的老練。我們喜歡唱歌,但總是跑傢俬設計調,我說跑調跑的很和諧,就是原唱也不及你那天籟般的吼叫。還記得你半夜在陽臺上高唱《吻別》,樓上的一盆涼水頓時讓你覺得“倍兒爽”,就是這個feelfeel倍兒爽。

驚塵魅影,走筆無涯

1134.jpg
花事息寧,煙花落寂,往事塵封,幾許風雨總是愁,欲訴難休。昨日紛繁,昔時遺忘,今日何顧白髮髻?

十丈紅塵,一鞭阡陌,又見冬冷寒,奈何蓑衣薄。葉去枝梗寂,風過落無聲。去者去,來者兮,誰問傷逝為那般?

盛宴盡期,黛目千尋,斷紅殘綠,訴不完萬般相思,描不盡千縷別緒。月下獨憔悴,殘夢花落盡。一紙滄桑,寂寞堪憂秋水長,半掬優雅,孤影宛若青衣挽。

夜荒長,心無渡,處處落紅見紛飛,墨落宣紙梅瑪花纖體有效嗎花綻,惆悵兩三行。風息,無痕。

黃昏飛花,雁掠林梢,一幀淒景,兩袖蒼涼。臨風把酒,醉飲三千離殤,哀誰所夢,雲鬢冉冉悔幾箋。

仰問蒼天,星月恒否?怎踱劫淵紅塵,來去匆匆那堪憂辦公室傢俬?情花漂流隨舟,人影離離無蹤,今夕何夕,尚在人間。

浮生一夢雲煙去,乃忘紅顏拈花容。落葉葬風,淚碾紅塵,幾度癡情付東流,青梅煮酒獨晨昏。江南清池幽蓮,流連塵世無覓處。繁華浩蕩去,煙火冷寂死。

一盞蒼茫,青淚兩行,花開花落,緣生緣滅,求不得,恨不得,半生入流。墨色遠,意難卻,月華含霜,風卷寒窗,邀月酌杯迎流年,醉臥風雨枕春秋瑪花纖體

一城一人,一淚傾城。時光杯中漏,年華急中逝。煙火琉璃,幕牆冷清,近城心亦痛,遠城心千碎。琴聲悠悠叩心屝,回憶抱香搖初昔,一城一傷,一聲一生,瞬間永恆!無言無語。刃劍江湖,兩肩承寒,笑迎腥風血雨,何懼生死不測?萬般若失,怎及憶裏汝。一蓑孤影,快意磊行,風疾平川,不問誰主春秋,管他四海浮沉瑪花纖體幾錢

一路踽行,淺笑安然,走遍千山與萬水,看盡滄海又桑田,流雲墜天涯,黃花庭前立,莫問良人幾時歸,唯見,雪白明月照大地。望穿幾重闌珊,暖意、月藹,那盞還溫柔?

斜陽極暮泣,煢煢風中立。碧樓紫玉焚,軒窗落花碎。遊子意向長安歸,迢迢蜿蜒怠無期。花詩酒淚付虛妄,弦斷,彈奏不成曲。青山逐霧待晨瑪花纖體 hk曦,枯風吹葉盼爛漫。流碧負錦繡,蕭瑟舊身影。一轉身,塵埃漫天……

千古不息,愛與恨,半城煙沙,埋葬青絲!

一徑舊痕,擁躉踉蹌。苔葉惘塵,浮華隱約,春花醉夢間,閑步寸寸風。那年月,波光月影不還,飛燕披紅妝醉。回憶釀成酒,往事亦宿醉,望斷秋水,不忍盼歸路。

世事茫茫,誰諳滄桑?你若成風,我亦步塵,魅影存來生,盼你亟回眸。

流年似水,似酒如歌。幾度孤獨,幾次回首,幾番輪回,誰又甘心沒有明天?一份真情,一捧光陰,渡這似水年華。

山水有逢,歲月有情,忘記那一盞風中的蒼茫,淺望,淡守,且行且惜!讓夢從頭。

身居寒茅,客堂歲歲,笑看天下事,淡然一笑中。來去一場,只是,驚塵魅影,走筆無涯。
自我介绍

patrickbaby

Author:patrickbaby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