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盆裏的田園

1517.jpg
十月,從故鄉回家,故鄉的田園風光一直縈繞在腦際,鉤沉起許多兒時的記憶。那些朦朦朧朧的記憶,像泛黃的舊照片一樣,一張張地浮現;又像散亂的葉片,有些似曾相識,有些如同昨日。

真想讓時光倒流,回到曾經浸泡在故鄉田園的時空,盡管那時的歲月有些酸楚。可是人生沒有回頭箭,既然出發了,就不可能回到起點。年輕時血氣方剛、精力充沛,只知道一直往前看,未曾回首看看走過的腳印是曲是直,更不會理會像撲克牌一樣隨隨便便甩出去的牛欄牌問題奶粉日子。

年紀慢慢大了,在人生的麥田裏,既看到了飽滿的穗頭,也看到了幹癟的穗頭,對未來的熱情也在逐漸降溫。這時候,就像薑育恒唱的那首歌,“再回首,雲遮斷歸途……”人開始依靠記憶來過活。

在記憶深處,田園是最美好的鏡頭,它是動態的,而不是靜態的。落寞的時候,思緒會情不自禁地打開記憶的開關,帶著疲憊的我,信馬由韁地遊走在田園之間,掠去心頭的浮躁,洗淨身心的塵垢,脫胎換骨一樣煥發活力。

剛剛落座,十歲的兒子笑嘻嘻地湊過來說,花盆有顆種子發了芽。我湊過去一看,是他埋進去的苦瓜籽發芽了。

在我吃過的所有蔬菜中,苦瓜是最特別的,它的特別就是苦。第一次吃苦瓜,全家人都拿出了很大的勇氣,盡管如此,一根苦瓜,還是被遺棄了大部分。心想這一輩子,再也不會吃一丁點苦瓜了。可是,越是想拒之千裏的,越是難以忘卻。苦瓜的苦澀之後,卻是難以言喻的回味。那苦澀從舌根滲出,慢慢地彌漫味蕾,之後縈繞心頭,揮之不去。於是,又鼓起勇氣買了幾根,沒想到這次之後,一家人都喜愛上了這比黃連還要難以下咽的苦瓜。

這顆苦瓜種子就是在某次享受苦瓜的特別滋味之後留下來的。兒子說要在花盆裏種苦瓜,可是我不知道能不能發芽。不好冷了孩子的好奇心,就讓他先曬幹種子,之後下種。沒想到種子竟然發芽了,盡管很多種子就發了這一顆,就這已經超出了我的希望。兒子歡喜萬分,奔走相告,給家裏的每一個人報告這個喜訊。

去年,他種植了一棵金瓜,也是種在花盆裏。那棵金瓜在陽臺隨意生長,只開花不結果。我除去了多餘的枝條,最後結了一個兩個拳頭大的小金瓜。兒子見人就誇耀那是他種植的牛栏奶粉2013最新事件金瓜,可是從來不給它澆水。等小金瓜熟透後,我拿它做湯,翠綠是外皮裏面是金色的瓤。每吃幾口,兒子就會喜形於色問大家,他種的金瓜好吃不好吃。

之後,他在花盆裏種植了辣椒,密密麻麻的辣椒掛滿了枝頭。看著自己的種植一次次地有收獲,他種植農作物的興致越來越高了。

苦瓜的秧子細細的,很瘦,鴨掌形的葉子、金黃色的小花、鋼絲一樣的觸須。它被安放在餐廳的窗臺上,娉娉婷婷,宛若小家碧玉。尤其是它的觸須,就像小手,隨風揮舞,好像要與你牽手一樣。這小小的苦瓜,讓人不由地想起一架架苦瓜,以及那年在河西走廊看到的一望無際的麥田、一峰峰駱駝、一段段長城……

家中還有一棵石榴,每年都要結幾個果實。春天樹上掛滿了紅紅的花朵,秋季便結下小燈籠一樣的果實。客人到家,總會被石榴樹吸引,懷疑地看看是不是真果實,當看清是真果實後,很是驚訝。於是,摘下開裂的石榴,與客人分享,聽到客人由衷的贊美,心中自然欣然。

源於中國的盆景是濃縮的田園,它以植物和山石為基本材料,在盆內表現自然景觀,被譽為“立體的畫”和“無聲的詩”.據考證,盆景起源於唐朝之前,成熟與宋代,盛行於日本。

對於盆景,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最著名的當數龔自珍的《病梅館記》,老先生愚頑得可愛,痛扁盆景藝人之後,還說:“予購三百盆,皆病者,無一完者。既泣之三日,乃誓療之。”不知道老先生是真做了一回醫梅郎中,還是指桑罵槐、針砭時政而已。

盆景只不過是寄托人性情的一種玩物,並沒有龔自珍老先生說的那麼厭惡。作為知識分子,他明明知道盆景是沒有錯的,可是他卻說它錯了,而且錯到骨子裏了。這就是古今文人墨客的耳鳴可愛之處,他們不是“不識廬山真面目”,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古人總結人最大的追求有三:功、德、言。實現這三個追求的道路,一是搞政治,二是著書立說,三是廣收門徒。作為文人,無非也是在悲天憫人,背負人倫教化之責。當然,這種醉翁之意若是遇上政治肅清,不是嘡啷入獄,就是人頭落地。盡管如此,文人依然我行我素,真是“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一副大無畏的英雄氣概。一個時代,若是沒有了文人的“百家爭鳴”,那一定會“萬馬齊喑”的。

有個紀錄片,講的是一戶阿拉伯人馱著現摘的蜜棗,十多天餐風露宿,穿越沙漠,為的是抵達海邊,換取魚幹。看著紀錄片,蜜棗和魚幹的滋味在我的舌尖不停地跳躍,直到眼角滲出五味雜陳的淚水。

多麼想自己也有一棵蜜棗樹。母親去了沙特阿拉伯,朝覲回來時帶來了伊拉克蜜棗。兒子又將棗核埋在了花盆,那顆棗核發芽了。端詳著小火苗一樣的蜜棗苗,腦海裏浮現起了碩果累累的蜜棗樹……

客居城市,雖然花盆裏的田園很小,但是它依然讓人心曠神怡。

朝花不拾

0610.jpg
望著這紙醉迷金的城市,走在繁華的街道,忽然發現,這卻沒有一處是屬於我。我所擁有的,只是如行屍走肉般的軀體,來來回回的出現在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城市裏。

--題記

繁忙的腳步停留在物欲繁華的都市上空,一個人站在天橋上,看著川流不息的車輛和行人,眺望遠處落魄的夕陽,這季節的風,迎面吹來,有幾許的涼意。那不絕的嘈雜聲刺入耳中,擾亂了平靜的心,陣陣浮想出現在腦海中。

前幾日,告訴幾個朋友,我在網站發表幾篇文章,本想他們會十分欣喜的祝賀我的,結果他們卻異口同聲的問道“給你多少稿酬?”呵呵,多少稿酬?!或許我可以理解他們,在這個日新月異的競爭社會裏,處處都有權錢交易,每一天都要面對各種壓力,想要生存下去,或許就不得不要考慮錢的康和堂問題!

無限上漲的物價,徘徊不前的工資,不斷升值的房價,高昂的生活消費,難以就業的壓力等等,我不知道還有多少人還在堅持著曾經所懷揣的城市美夢,還在相信著最初的夢。我看到的不是在奮進,而是在沉淪,沉淪在紙醉迷金的都市生活裏,沉淪在浮華的歌聲豔舞裏。有些人整天忙著各種顧不暇接的應酬,有些人整天庸庸碌碌的來來去去。這都市的生活太過美麗,太有誘惑,以至於讓人迷失了鬥志,助增了貪欲。

一個人走在街邊,看著來往的行人,各種雜亂的廣告牌。他們面無表情,太麻木,麻木的讓我感覺不到有一絲的生氣。

在大街上,在校園裏,在吃飯時,睡覺時,甚至在廁所裏,我們都能看到手裏玩著各種各樣的手機,我不得不承認,在今天信息時代下,我們生活受到信息的影響很大,它的的確確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不少的方便。但是,卻讓人們的距離也會越來越遠。曾經看到一句改編的很經典話“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們兩個人坐在一起,卻各自玩著各自的手機。”這個世界上最大的默契,或許就是我們都在玩著手機,沒有一句話。我不敢去想象將來的某一天,人類會不會進化到不會說話了,只會靠手指來交流。

人們在享受手機帶來的方便同時,早已忽略了它的危害。以至於近年來,千奇百怪的疾病和死亡案例層出不窮,這讓十分發達的現代醫療技術也束手莫測。我們每天以各種形式的方式接收手機的輻射和各種生命危險的考驗。

我該說些什麼呢?本該是年少活潑的年輕人卻是萎靡不振;本該是鬥志昂揚的少年花季卻是茫然失落。那朗朗書聲的校園裏,或許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學生應該是坐在教室裏,卻沉淪在虛擬的遊戲世界裏,恬不知恥,樂此不疲。

很多人都期待的大學生生活,渴望在大學裏能夠一展宏圖的康婷清脂素夢想,結果卻是被這樣一代一代感染下去,他們就像病毒一樣,傳播速度讓你大跌眼鏡,擴散範圍讓你不敢想象,無論在各種本科還是專科;無論在大一還是大四,不思進取,伏在電腦桌前;成天呆在宿舍裏,躺在被窩裏,做著各種白日夢。談笑風生的他們不是討論學習,而是各種遊戲玩法;華麗奢侈的著裝不是參加比賽面試,而是穿梭於約會歌廳酒吧。

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忘記臨行前父母的千叮嚀萬囑咐,“在學校裏要好好學習,要吃飽飯,別餓到了,沒錢就打電話……”.那一答應一個好的孩子,或許當他們坐在酒桌前,在親密的拉著手時,在吆三喝五的歡呼時,在忘乎所以的玩著遊戲時,早已把父母的這些話拋諸於腦後了吧。

來自農村的孩子,為了所謂的面子,大筆大筆的花著,向城市的孩子看齊,只為了不被人歧視。口裏喊著“高富帥”,心裏想著“白富美”,滿口的網絡詞語,飄飄乎的忘記了自我。每個月的電話費幾十幾百的,通話記錄裏不是父母的號碼,而是所謂的情人、朋友。可孰不知他們是多麼的可悲可歎!真正愛他們的被忽略,或許他們不明白人生最大的痛莫過於“子欲孝而親不在”,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於“等到真正失去時才明白親情可貴”.

城市的孩子,自以為是高人一等,可他們卻悲哀的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為了那幾分錢的利益而喋喋不休;為了一點工資而加班加點還要備受老板的鄙棄眼神和粗俗話語的責批。每天還要斤斤計較的關注著政府的拆遷事項,高額的房貸任務等等。

其實,人本該沒有差距的,只是現實世界讓我們不得不去自我增加壓力。我們每一個人都承受著壓力,面對名利金錢的誘惑,絞盡腦汁的勾心鬥角,費盡心思的考試證明。我在想,為何我們不走出都市,感受外界的寧靜。

星空夜下,路燈昏暗,一個人走在寬闊的時尚女裝網馬路上,依稀能遇到幾輛疾駛的車輛從耳邊呼嘯而過,或是不屑,或是無語。我只是邁著腳步在漫無目的的走著,不知走向何方!

那麼我呢?是否還會堅持心中的世界:坐在圖書館看看書,躺在草坪上仰望星空,站在街頭天橋眺望遠方,趴在書桌前寫幾篇文章……

我真的不會被這浮華所迷惑嗎?我也開始疑惑了。我想這或許大概應該會是吧。

荼蘼花開,一路繁花相送

1919.jpg
菲薄紅塵,看不盡一個陌字,時光翩躚,飛花散落,空留滿目的蒼涼與頹敗。且讓我撿幾片文字的落花,以我繞指的柔情,掬素手為盞,沏一壺清香四溢的茶,任?留戀牟柘悖勻票羌猓幼盼業男氖隆?--文:籬落疏疏

想將昨日的一泓清清淚水,揉進不眠的文字,讓孤寂的Kiosk 資訊亭心海,留下月光的足跡,紅塵中,複蘇你封塵千載的倦心。一如溫柔的指尖,掠過你裸露的脊背,企圖喚醒一場衍生在月下,凋零在輪回中的愛情。曾幾何時,你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奈何卿卿我我,兩情依依成陳年舊愫,如今遺失末年,所有哀傷散成一夜夜寂寞的詩情,驀然回首不知又瘦了誰的雙捋袖。曾幾何時,我說陪君醉笑三千場不離傷。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如今你人在遠方杳如黃鶴,恰是一枕黃粱,勞燕分飛,將碎字離愁織成詩文彩箋,悲兮悲兮。

安靜的回憶著我們的曾經,心裏最深的地方隱隱作痛。靜靜的梳理著破碎了的心緒,此時的無言使得我產生了一種無由的恍惚、懈怠的倦,一時不知如何才能釋懷。只是,有些事,雖然早已明了,但是卻一直找不到借口忘掉,那些看似不羈的笑容背後,不知又暗藏了多少偽裝?看起來的荒唐,不知又荒了誰人的向日葵纖體美容思念?在這無關過去與曾經的過往裏,就讓我一人獨守花殘、獨伴月落,用一枚多情楓葉的落拓,去祭奠紅塵中的緣錯。

無論指尖的文字,究竟是給了我美還是給了我痛,被月光古典著的愛情,終是一個美麗的瀏語,一場追逐不息的夢。一個愁字占據了我的一生,也曾想棄絕凡世忘卻所有的痛,但又不知待到生命終結時,奈何橋。那盛滿孟婆湯的碗裏,我那晶瑩的淚花濺開的層層漣漪,是否可以滌蕩去我今生裏所有的哀愁與傷痛?

朝風雨滿地殘紅。濕了花香幾許悲涼,奈何世間無常。過眼雲煙流水落花,今朝幾多愁?彈指揮間,人事皆非,人間情難斷。前塵幾多荒唐事,為君癡君不知。望遍落寞窗前月,寫盡傷心離後詩。水無意,花空思,清風無奈皺眉時。

曾執子之手,與子成說,終只是浮煙;曾死生契闊,與子偕老,都只是無果;紅塵深處,我應劫而來,抽身,卻已是心痕累累;三界之內,你渡誰而去,落淚,錯信三生石上緣。那所有回眸,牽住繁華哀傷,彎眉間,命中注定,都成為過往。

人生如夢,聚散分離,朝如春花幕凋零,幾許相聚,幾許分離,緣來緣去豈隨心,青絲白發轉眼間,漠然回首,幾許滄桑在心頭。獨自淚空流。昨夜落花飄零,而今人歸何處?花落不知何處去,何處歸人人不知。遙想,花姿搖曳嬌百媚,痕面淚落不自知。一聲噓歎:人生幾何?而又情歸何處。

當塵世未醒,花未敗,藤未枯,石未爛。我曾與你以桃花為盟,枯草為冠,為你一諾磐石。你我暮年,靜坐庭前,賞花落,笑談浮生流年。今夕隔世百年一眼,相擁而過,才知姹紫嫣紅早已看遍。歲月流轉如飛,凍結在時光裏的愛情抽抽搭搭。一蓑煙花雨,難掩相思情自溢。無關風花雪月向日葵纖體美容的情,相愛不相守的癡,注定前塵歎悠悠。

遙想那年,花璀璨,君風度翩翩,四目相對間,勝過凡間一切蜜語甜言。我最親愛的,你過得怎麼樣,沒有我煩你的日子,別來無恙。花開花落,朝煙散盡,往事成畫。情意深,緣分淺,回眸深處,人已遠。

請許我一生眷戀。也許,所有的等待,只為了那一刻的塵埃落定,穿越綿綿不息的朝華夕暮,好想與你舉案齊眉,紅塵共徜徉,那些細碎的時光,已被我擦拭成風鈴,在心靈的門楣上低吟淺唱。

記憶的梗上,誰不有兩三朵娉婷,披著情緒的花,無名的展開。我不知道,一種緣能走多遠,但我知道,穿過我的長發你的眼,必定會開滿你淡藍的溫暖。一種相遇,高山流水,縱使無言,亦相知相惜;一種回眸,如詩若畫,無關風月,亦美到蝕骨。荼蘼花開,一路繁花相送。

致青春

z17.jpg
中午一點鐘醒了,感覺這一覺睡了好多天,可疲憊感多少還是有點。不知是誰打開的電視,不誇張的說,好幾個月沒看過電視了,社會與法制的節目又普及了一下。

最近的最近沒有經常去聽歌,偶爾的坐63路公交會聽到車上的歌曲,記憶最深的還是那次《最初的夢想》,經過隧道,車上突然安靜了下來,那首《最初的夢想》在穿過隧道的那一刹那伴隨著所有光線的消失猶如一股清泉流入每個人的心中。那一刻,我想了想我最初的夢想,變得遙遠而沒有了方向……

請了幾天假在家,從昨天夜裏到現在一直在下雨,躺在沙發上,CCTV《天天把歌唱》唱著巫啟賢的那首--愛那麼重。想想有過如此認真的去聽一首歌嗎,有的話也應該是那次准備去北京之前,手機裏下載了幾首歌曲:忽然之間、白天不懂夜的黑、領悟、你是我心愛的姑娘、聽海、我可以抱你嗎、我最親愛的、夜夜夜夜、怎麼唱情歌、北京北京和存在。特別是後兩首歌,我是想走在北京的某一個人潮人湧的街頭,塞上耳機,感受一下我身在北京這個城市和我當時的存在。那個時候發現,人在路上,聽什麼歌它都能唱到你靈魂的最深處。話說,一直想把那次的出遊通過文字記錄下來,作為對自己青春的紀念,卻一直沒有提起筆,或許是沒有整理好心情和那段日子的點滴,也或是心情和場合不對,我生怕筆尖滑落的東西辜負了那段說走就走的旅行,所以,一直耽擱了下來。

安靜的看了一部電影,林靜說,人一輩子就那麼長,一天沒到終點,你就一天不知道,哪個人才能陪你走到最後。有時候遇見一個人,以為就是她了,其實她也只不過是你人生中的一個過客而已。電影最後才知道,原來張開默默的愛著阮菀,一直甘願做著一個配角,看著自己喜歡的那個人幸福,可那個人終究還是沒有了幸福。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可那段青春傷害了太多的人……

Sangakkara pilots Sri Lanka to win

y17.jpg
Sri Lanka weathered a middle-order revival by the West Indies and held on for a 39-run victory on the Duckworth/Lewis scoring method in a rain-affected fifth match of the tri-nation Series at Queen's Park Oval on Monday embroidery badges.

Kumar Sangakkara crafted a superb, unbeaten 90 to lift the visitors to a competitive 8-219 in a match forced into the reserve day because of the elements and reduced to 41 overs-per-side.

Half-centuries by Darren Bravo (70) and Lendl Simmons (67) then threatened to take the home team to a revised target of 230 before a sense of haste in the midst of light rain and the cooler heads of the Sri Lankans saw the West Indies restricted to 9-190 in reply.

While the result pushes Sri Lanka to the top of the standings ahead of the Caribbean side by virtue of a better net run-rate, a victory for India over Angelo Mathews' team in the final preliminary match on Tuesday will result in the calculators again being deployed to determine the qualifiers for Thursday's final.

Sangakkara claimed the man of the match award for his excellent innings, but Mathews also made vital contributions with bat and ball in ensuring his side avenged the six-wicket defeat suffered at the hands of the West Indies in the opening match of the tournament in Kingston ten days earlier.

His 30 off 27 balls gave the innings important impetus towards the end and figures of four for 29, including the vital scalp of Chris Gayle at the start of the West Indies chase, proved critical in completing victory.

Gayle's demise triggered a slide with the West Indies reduced to 31 for four and seemingly out of contention wine school.

Earlier, Roach was the most successful of the West Indies bowlers with 4-27 amid Sri Lanka's late batting surge, an effort masterminded by the experienced Sangakkara.

Staying focused on the task at hand, firstly with overnight partner Lahiru Thirimanne and playing with his trademark fluency, Sangakkara stepped up a gear, displaying a sense of adventure and taking considerably more risks in capitalising on wayward and indisciplined West Indies bowling.

A total of 31 extras contributed generously towards the Sri Lankan effort, a tally that included 24 wides and three no-balls.

"We were all over the shop and you can't really set fields for bad bowling. The number of extras conceded as well was totally unacceptable," was the frank admission of stand-in West Indies captain Kieron Pollard after it was all over.

"Bravo and Simmons kept us in the game when we batted, but if we're totally honest about it, we - myself included - haven't batted well as a team in this tournament."

Sangakkara's 95-ball knock, his 76th half-century in one-day international cricket, included one six and six fours but was defined more by trademark timing, placement and a sensible appreciation of the circumstances than the hell-for-leather hitting usually associated with the final stages of a limited-over match.

"If you hang in there, it becomes much easier to score runs on a pitch like," he said.

"When batting first, it's better to absorb the pressure and then look to accelerate later. The support from the other batsmen was really important 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自我介绍

patrickbaby

Author:patrickbaby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